天猫国安队刊全套或者国安队比赛直播

 

北京国安俱乐部的新闻发布厅里,从来,没有,涌进过这么多人。

很不凑巧,就在新闻发布会开始前,台上的麦克风突然罢工,一时间,台上台下面面相觑。国安名誉董事长罗宁转过头去,对一旁的邵佳一打趣道:“你看,这喇叭一到佳一发布会就没声了,它不想让你走。”邵佳一内敛地笑了笑,小声嘟囔着,“不是,不是”。

为了顺利完成个人发言,邵佳一在前几天特意准备了演讲稿,他说,自己记性不好,生怕遗漏了重要信息。或许,这只是一种托辞。邵佳一对于个人生涯各种时刻的铭记,似乎时至今日也依然清晰——上周末,在《国安队刊》求证他是否在1998年亚洲优胜者杯国安二队客战印度萨拉哥卡一役出场时,他的回答简洁明了:“上了,那场踢了最后15分钟吧。”

如果是平时,邵佳一完全可以一口气说出所有执教过自己的教练的名字,然而,就在发布会刚开始且仅仅说了几句话后,他,一下哽住了。一名国安俱乐部的工作人员说,就从那一瞬间开始,会场的气氛彻底改变了。后来,邵佳一的情绪变得混乱,在愈发不均匀的喘气之间,他甚至无意识地把“沈指导”的名字说了两次——当然,沈祥福确实对他有着特别的意义,正是在前者手下,邵佳一才完成了自己在甲A联赛的首秀。那,已经是17年前的事了。

立领、娃娃脸、小护腿板,当邵佳一还在甲A踢球时,他在工人体育场留下的身影,就是这样了。然后,顺风顺水地,只在北京国安踢了1547分钟联赛后,他就被米卢蒂诺维奇选入了国家队。是的,他火了,他开始成为京城球迷追逐的偶像。像很多年轻人一夜成名后便进入“年少轻狂”模式一样,20岁的邵佳一,也不例外——在彼时一次鲜为人知的签售活动中,姗姗来迟的他,竟足足带了8个保镖。从初入国安的羞涩,到成名之后的轻狂,当时了解国安的人都曾感觉到:“这小子变了”。

前往慕尼黑那年,邵佳一刚踢了世界杯,他几乎攻破了巴西的大门,却也遭受了红牌的打击。130万欧元,4年合同,只有邵佳一自己明白,在那个中国足球远不如如今开放的年代,这一次留洋究竟对他和国安意味着什么,要知道,就连慕尼黑1860支付的转会费,都是由两家中国企业(鑫源摩托和某家家具制造厂)赞助的。

2003年1月,当邵佳一第一次走进慕尼黑1860俱乐部时,他遭遇了5架摄像机、40多名记者以及300多名球迷的轮番轰炸。那时,他还不会德语,只能在翻译的帮助下用汉语和英语表述着自己的故事:“在北京时,经常有狂热的球迷找到我的宿舍。而在世界杯后,这样的情况更严重了,我只能搬到俱乐部附近的酒店休息。”

很少有人知道,当时慕尼黑1860俱乐部CEO维尔德莫塞是这样介绍邵佳一的:“单看名气的话,邵佳一之于中国,就相当于迈克尔·杰克逊之于美国……”好吧,不管维尔德莫塞是添油加醋还是惨遭忽悠,至少,他在那时确实很照顾邵佳一。据说,为了帮助后者消除新环境的陌生感,他还特意吩咐大厨买来了中国菜谱,并时不时地做点中餐。

在定居德国时,邵佳一曾在屋子里贴过一张巨大的齐达内的海报,是的,他的偶像是齐达内。13年前,邵佳一在接受《世界报》采访时自信满满地表示:“我希望在慕尼黑成为新的齐达内”——那一年,他23岁,正是梦想改变世界的年龄。

总觉得,直到来到德国,邵佳一的职业生涯才真正步入正轨——之前几年,他只是在毫无约束地挥洒天赋罢了。起初,他是一个善于左脚定点起球、出球弧线浮夸的边前卫,而到了德国后,他先是雕琢脚法、开始注重落点,然后,他修炼头球、强化防守、还特训了右脚,最终,他甚至顺应潮流地将任意球主罚方式从侧旋球改成了“电梯球”——差不多是那个时候,邵佳一在科特布斯享受着最好的自己,防守推反击、阵地当中锋、包办定位球,2009-10赛季,他一度是德乙表现最好的球员。可惜,突如其来的重伤撕碎了那段美妙的时光,一切,只得退回原点。

2012年,邵佳一回到了北京。然后,曾经熟悉他的人们又一次觉得,“这小子变了”。岁月的影响与生活的沉淀总是悄然无息,已经习惯父亲角色的邵佳一,少了几分锐利,多了几分亲近。耍酷扮帅的日子早就过去了,这三年,他一直是国安队内的“开心果”:常看国安训练的球迷都知道,有邵佳一参加的训练项目总是伴随着“扯淡”,他边练边解说,还偶尔输球不认账。也就是在进行这些训练时,他总会向这些晚辈打趣道,“我刚使了两成功力……”

昨天,他在自己常说的这句话后面,填上了一段最真实的独白:

“我经常对你们说,今天的训练只用了两成功力,你们也开玩笑地回我,你们也只用了百分之二十。其实,我真正想和你们说的是,我真的只有那百分之二十了。”数度哽咽的邵佳一,纠结地、艰难地、一字一顿地,把这段并不太长的独白,说了足足将近一分钟。他与足球最后的牵绊,都在这段话里了。

谢谢你,邵佳一。

保留你的骄傲,遗憾然后微笑。

 

 

比赛时间:2023年8月4日19:35

中超直播:北京国安vs河南队

观赛入口:https://857zb3.cc/?from=anlan3(长按链接后点击搜索直达直播页面)

又是一场德国队的比赛。这是尼维尔自己选择的比赛,他似乎是想证明些什么,尼维尔的家人则默默地陪在他身旁。当最后他被记者问到,对于那些袭击他的鲁莽无知的年轻人,他是否能够原谅他们时,尼维尔在艰难思考了将近一分钟之后,脸抽搐地几乎有些变形,终于吐出了两个词:不,绝不。也许对于他来说,能够重新有勇气来到球场,来看充满复杂与伤痛情感的有德国队参与的比赛,就已经是一种自我升华和超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