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屁股图女不带内裤和淘宝网女内裤

有的女星出名,是靠自己的才艺,长相,身材,以及……

但,有的女星出名,却是靠打擦边球,游走在低俗与高雅的灰色地带,为所欲为,不亦乐乎。

8月5日,有网友爆料,说,活久见,竟然看到一个女星把低俗当艺术,作风太大胆,公然在舞台上不好好表演,却——

大秀她的卫生棉条。

只见这个女星,留了一头纯白色的长发,飘飘洒洒,遮盖了她的腰身,只露出半张大脸,然后,里面却只穿着一件杏黄色的薄翼翅性感吊带裙。

看上去,要多性感就有多性感,当然也要多大胆就有多大胆。

因为她这一次在台上表演,竟然大胆到不穿nk,还在那里又唱又跳,不亦乐乎。如果说,仅仅是不穿nk,倒也罢了,反正——

谁也不知道,所以就不知者不怪了。

但,令人惊讶的是,她自己不穿nk,竟然还公开说出来,因为她故意大秀她的卫生棉条,所以,就在大庭广众之下,让所有观众都看到了她没穿nk。

原来,她在大肆跳舞的时候,也许是已经忘记了自己根本就没有穿着nk,所以,她的那个卫生棉条就在她的大动作舞蹈中,也在疯狂的随舞摇摆。

网友看到这里,也是醉了,纷纷留言说道:“虽然说欧美很开放,但也不至于这么开放吧……”

还有人说:“所以开放和低俗是两回事?”

更有人毫不客气的说出下面这句话:

“虽然很喜欢她的性格和歌,但是也不能这样没下限,把下流当无知。”

其实,这个女星也不容易,小时候更是命苦,在贫民窟长大,穷到极点,也没念过什么书,好不容易老太爷赏饭吃,让她拥有一个好歌喉与性感的火辣身材。

她却去跳了脱衣舞,好不容易挤入娱乐圈,这几年越来越红,却可惜,她似乎并不珍惜。屡屡标新立异,惊世骇俗,挑战世俗规则。

比如,她会在接受采访时,突然脱下高跟鞋砸向对方,把对方砸的头破血流……

再比如,她曾经突然莫名其妙动怒,把手中的酒瓶猛地摔向对面的人,结果导致对方受重伤,被起诉判刑,接受惩罚。

比如,她在舞台上跳舞时,突然又是莫名其妙把话筒扔向观众,还在台上大声骂人,肆无忌惮,素质低下。

再比如……

简直太多了,数不胜数,两个手巴掌是绝对数不过来的,没错,她就是这样的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谁也没有办法。

难道真像人们说的那样,天才与魔鬼就在一念之间,凡是有大名气者,必有大反常,与常人不同,也是让常人很难理解。

但,像她这种把低俗当高雅,把下流当艺术,迟早会被观众抛弃。

 

 

鹿姐前几天逛知乎帖子,发现了一个令人难以启齿的现象。

在当下社会,有这样一类女性群体,她们私下秘密地做着一份工作,一份不能和爱人、家人、朋友分享的兼职。

她们将自己穿过的内衣裤在闲鱼上卖给男客户,以此获得相应报酬。

她们被称作:“原味女”

果真应了那句老话:有人的地方,就有交易。

01

“把你老婆穿过的卖给我”

最近,鹿姐的朋友小北将自己老婆闲置的几条全新内裤放到闲鱼上出售,原本以为要等很久才会有消息,但还没到5分钟就有买家留言问:

“有穿过的卖吗?”

这个问题确实问得有些奇怪,小北以为是自己没有描述清楚,于是告诉对方:

“内裤是全新的,质量很好,自己老婆现在穿的就是这一款,只是买多了所以现在拿出来转掉。”

没想到,对方说:“那正好,把你老婆穿过的卖给我吧。”

 

小北当时就怒了,骂了那个变态1个小时,然后将对方拉黑了。

第二天,他越想越气,又上闲鱼上搜了搜,发现有这样癖好的人很多,比起捡便宜,他们更想“占便宜”,通过购买女性用过的东西,满足某种特殊欲望。

02

“闲鱼上挂了一双高跟鞋,

有人问我卖不卖丝袜?”

王艳今年26岁,是一名空姐,她曾在闲鱼上出售自己闲置的一双高跟鞋,然后发了一张穿着鞋子的照片,结果引来大量留言。

“有人问我丝袜卖不卖,我想,虽然我是发了一张在机场工作的全身照,穿着丝袜和鞋子,但我明明写得很清楚,是卖鞋啊。”

后续,她又收到不少站内私信,有人问:

“你平时穿过的袜子,能卖给我吗?棉袜丝袜都行,要那种没洗过的…”

求购“原味袜子”?鹿姐已然震惊,果然,有的世界,我们总归理解不了。

而有需求就会有市场,闲鱼里慢慢出现了一系列“原味产品”。

03

“这个钱很容易赚,

而且我基本可以不洗内裤了”

在闲鱼上直接检索“原味”或“内裤”时,是没有任何信息的,但换个方式马上就不一样了。

在搜索框里打出“neiku”的字母,还未确认就可出现一大批用户搜索记录。

这说明什么?——它有刚需群体,毕竟连「內ku」、「內库」这样的词儿都能想得出来。

而弹出的新界面,像酒店里塞在房间门缝的小卡片。

看中的,立刻转“私聊”就可以。

甚至还有“你想不到的”这类暧昧话语。

除了“原味”内裤外,少部分“原味女”甚至会在网上兜售自己用过的卫生巾,价格甚至可以达到三四百元。

同样在德国,一位女性贾斯敏通过在网上售卖她穿过的内裤,在两年里赚了近一万欧元,她甚至表示:

这个钱很容易赚,几乎不需要花什么功夫,而且我几乎不用再洗内裤了。

04

“同城面交,套路重重”

是啊,这么轻松又来钱的货,心里底线低些的人很容易参与,但是,它真的就毫无风险吗?

今年3月,淮北一所高校的女大学生小文,与一个自称要买二手衣物的“女子”互加微信,两人达成了买卖共识,约好了在奶茶店见面。

但没想到的是,来的是一个男人。

男生恐吓小文必须要和他发生关系,在被多次拒绝后,他将小文的交易信息、聊天对话、内裤照片全部传到了学校的论坛上,让小文在学校里再没抬起过头。

同样的,有网友被卖家要求拍摄多张“效果图”,正面、侧面、俯拍、仰拍,但到最后,一件没买。

你说,你能想象对方拿着你的照片正在干嘛吗?你每每想到这件事时,真的还能睡得好吗?

(图片来自于网络)

毕竟“原味买卖”无章可循,女性面对的很有可能是某些极端的原味内内恋物狂,人身安全太难得到保障了。

鹿姐说

在这几十年间,我们国家对外开放,经济高速发展,新的消费欲望不断涌现,无所不在的广告出现在在人群聚集的空中和马路边,似乎所有人都加入到了商品经济的大潮中。

但与此同时,贫富差距正在不断拉大,人们越来越相信“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老话,因此各种奇怪的“售卖”频繁出现——

小到“卖二手内裤”,大到“裸贷”“包养”“初夜”······

这类“援交经济学”正在不断地渗透进我们的生活,并被人们习以为常。

当然,有人会说:她们又没有去卖X、她们只是把这件事当成兼职工作、她们只是为了解除困境的权宜之计。

但是,当一个人习惯了轻易赚钱的生活之后,真的会选择放弃这样的生活吗?

大家应该还记得,鹿姐前阵子写过一篇18岁女孩拍卖初夜的文章,当时很多人留言批判鹿姐,说她有身体自由权,我们作为外人不能指责她。

鹿姐承认,她有权利决定她的身体,她也真真切切拥有了1700万。

但她卖了这一次,以后又将何去何从?

18岁的时候,她可以通过拍卖初夜得到1700万,那挥霍完之后呢?她还愿意从底层做起,脚踏实地干一份月薪5000的工作吗?

她不能。

因为人的欲望就是一个无底洞,只要她走过捷径,捷径就会慢慢变成她人生中唯一的路。

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在咸鱼上出售二手内裤的群体,尝到了甜头,就会开始想:可以去卖啊,反正大家笑贫不笑娼,有捷径干嘛还要去吃苦受累。

如果这样的思想还能受到我们的赞同和颂扬,那试问我们该如何教育下一代?我们的下一代又会因此变成什么样子?

年纪轻轻,有手有脚,明明可以自己努力一把,何必十几岁的年纪搞个二十几岁的模样花着三十几岁的钱脑子里想装四十几岁的B呢。

靠人不如靠己,与其妄想通过“援交经济学”来躺着赚取,不如自己紧握拳头,主宰命运。

即便成功来的晚一点,至少我们问心无愧。


 

▽我是鹿姐,一个能治愈你的客栈老板娘